您的位置首页  热点资讯  国内

移动:风口上的猪?

移动:风口上的猪?  当古老的收音机被人们渐渐遗忘的时候,移动互联网开始崛起,各方资本力量也相继涌入…

原标题:移动:风口上的猪?

  当古老的收音机被人们渐渐遗忘的时候,移动互联网开始崛起,各方资本力量也相继涌入。依靠不断地“烧钱”,这个行业用了两年时间就完成了国外同类应用6年才能积累到的用户量。业内人士分析称,随着移动智能终端和车联网的迅猛发展,移动音频行业已经进入爆发的风口。如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杀出重围,寻找适合自己的盈利方式,亟待业内企业思考。

  互联网界从不缺“口水战”。即便是“只闻其声,不见其貌”的低调,遇上移动互联网这股风潮,也难耐得住寂寞。

  11月,两大移动网络公司喜马拉雅FM与蜻蜓FM之间掀起了一场“口水战”。喜马拉雅FM蜻蜓数据造假,蜻蜓则狠批喜马拉雅存在刷量行为。

  据了解,这并不是移动网络行业的首次掐架。业内人士认为,对于一个快速发展的行业而言,互掐已经成为刷存在感最直接的方式。近年来,随着各家网络不断“跑马圈地”,吸引资本,扩大自己的听众版图,市场逐渐进入“红海”竞争,导致这些“新贵们”不可避免地开始了“厮杀”。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厮杀”可能即将进入资本层面。日前,喜马拉雅FM透露,目前已经成功拆除VIE架构回归国内,并计划登陆战略新兴产业板。所谓VIE架构,即“协议控制”,是指境外注册的上市实体与境内的业务运营实体相分离,境外的上市实体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境内的业务实体,业务实体就是上市实体的VIEs(可变利益实体)。

  12月3日,蜻蜓FM CEO杨廷皓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透露,目前蜻蜓已经完成了拆除VIE架构事宜,而目标也是战略新兴板块。

  杨廷皓告诉记者,谁先上市对于当下的网络来说尤为重要,就像当年视频行业的优酷和土豆一样,谁抢占先机,谁就具有先发优势。

  进入互联网时代,传统开始没落,纸媒、电视等清一色出现业绩下滑的惨淡境况,而互联网却让这种比电视和都要古老的成为了活得最精彩的一方。

  据了解,网络最早出现的时候还是在初,并于2005年前后大规模出现。2008年1月,国家和当时的信产部联合发布了《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不少缺乏经营资质的小网站和网络遭到了清理。

  2010年,豆瓣FM上线,这被认为是中国首家移动网络,此后各家网络相继上线,也都进行了多轮融资。而在这波大潮中脱引而出的,就有现在耳熟能详的喜马拉雅FM、蜻蜓FM、考拉FM、荔枝FM、多听FM、阿基米德等网络。

  据易观国际[微博]报告,从功能分类方面看,国内几大FM大致可以分为三大类型:点播类、直播类和推荐类。点播类以喜马拉雅FM、荔枝FM、多听FM为代表,其收听内容单元不以频道划分,而是以栏目。这类内拥有海量内容,听众可以自主点播收听。

  “以喜马拉雅FM为例,称其内容类型较为齐全,涵盖传统、自、企业、吸引意见开设内容,来源多元化。”有分析,这与喜马拉雅FM所的PUGC生态战略有关,内容生产由PGC(专业生产内容)+UGC(用户生产内容)+独家版权三大块构成,能够兼顾内容的丰富度和专业度。

  直播类实质上是传统向互联网的迁移,用户可实时收听传统内容。报告认为,在直播聚合模式中,蜻蜓FM所涵盖的范围最高,可提供全球在线新闻、音乐、经济等频道。

  而以豆瓣FM、考拉FM为代表的第三类平台——推荐类,则可根据听众的历史收听记录,识别用户收听兴趣,进行个性化推荐。

  如果不是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此次掀起的骂战,恐怕移动互联网现在还只是偏安一隅。

  近日,知乎上出现了一则爆料贴。该帖称,蜻蜓FM通过后台程序活跃用户数据及广告点击量。该事件随后演变为蜻蜓FM与喜马拉雅FM之间的“互掐”。蜻蜓FM称,所谓造假为“友商”雇佣水军的恶意,喜马拉雅FM则要求蜻蜓FM对造假事件进行彻底解释。

  11月9日,喜马拉雅FM在微博发布《四问蜻蜓FM:关于数据造假敢不敢正面回应》。喜马拉雅表示,之前提供蜻蜓FM造假线索,惟一的目的是让广告主投资人看到事实。

  对于互联网界的这一“罗生门”,普思投资董事长王思聪11月10日发微博称,“蜻蜓FM老板应该坐牢”,并链接了“扒皮蜻蜓FM后台作假程序”的文章,至此,蜻蜓FM造假事件进一步发酵。

  “我们希望在最短时间内重归平静,但如果蜻蜓FM不尽快移除造假代码,我们不排除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纠纷。”11月12日下午,移动音频公司喜马拉雅FM在上海召开沟通会,联合创始人兼联席CEO余建军、陈小雨就热炒的行业数据造假问题进行说明。

  然而,就在喜马拉雅FM大张旗鼓地蜻蜓FM造假的时候,事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折。先是知乎上有用户提出,喜马拉雅FM的APP抓包发现大量广告刷量行为,并找到了刷量的相关代码。此后,网上又出现了《对外融资数据5000万美元,实则无米下炊》的新闻,直指喜马拉雅FM融资造假、B轮融资已经烧光,现在陷入融资难困境。

  蜻蜓FM在给的邮件中表示,“优酷及微博开的具体视频证明,从应用市场下载喜马拉雅FM的APP开始,通过网络抓包的方式,喜马拉雅在完全没有广告展示的情况下,依然在向第三方检测厂商发送广告统计请求,也就是俗称的刷量。该行为在页面切换、前后台切换和锁屏开屏时都会触发。”

  事实上,在这场纠纷爆发前,业内几家网络之间也开始了多个回合的较量。今年4月前后,喜马拉雅FM和荔枝FM在苹果商店上,两个月内连续多次下架,其中荔枝FM被下架4次,喜马拉雅FM被下架3次。更为“狗血”的一幕在4月22日上演:荔枝FM和多听FM在同一天下架,二者把矛头共同指向了喜马拉雅FM。

  多听FM和荔枝FM指出,因喜马拉雅FM“恶意举报”它们存在内容版权问题,才遭到苹果商店下架。多听FM赵思铭表示:“任何行业都会有竞争,但是任何竞争都要有基本的底线。多听FM和荔枝FM的突然下架,完全是不正当竞争的结果。”

  对此,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陈小雨对表示,其他网络被下架与喜马拉雅FM并无半点关系,有可能是其刷榜所致。

  时隔两月,喜马拉雅认证微博发布了一则微博公告,称喜马拉雅FM遭恶意,以致在苹果商店被下架。

  除此之外,其他网络之间的摩擦也此起彼伏。考拉FM曾以侵权为由起诉了蜻蜓FM,理由是蜻蜓FM非法考拉版权节目《二货一箩筐》和《野史三国》。今年2月,NewRadio创始人在其微博公开炮轰多听FM,称其甚至抄袭了NewRadio的所有节目。

  如果说,之前的圈内混战还只停留在“口水战”的低层面,如今这种较量可能即将进入资本层面。喜马拉雅FM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目前已经成功拆除VIE架构回归国内,并计划登陆战略新兴产业板。

  12月3日,蜻蜓FM CEO杨廷皓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透露,蜻蜓已经完成拆除VIE架构事宜,而目标也是战略新兴板块。

  易观国际的一份报告显示,2014年至今,喜马拉雅FM、蜻蜓FM、考拉FM、优听Radio、多听FM、荔枝FM等音频公司相继完成了B、C轮千万美元量级的融资,其中喜马拉雅FM同样以6150万美元居行业之首。

  对此,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网络激烈厮杀的背后实则反映的是市场潜力的巨大,他们都想争夺这块大蛋糕。

  日前,第三方营销数据技术公司“秒针系统”联合喜马拉雅FM、蜻蜓FM、多听FM三大移动音频企业,发布了国内首个《移动音频价值》。显示,2015年上半年,我国移动音频行业的用户规模已达3.5亿,网民渗透率58.3%。认为,移动音频行业正迎来爆发期。

  认为,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网民通过智能手机接触互联网的比例正越来越高,使用时长上也超过了PC、平板等设备,这为移动音频行业的爆发式增长提供了机遇。秒针系统检测发现,相比于移动视频和传统,移动音频的用户粘性更强、满意度也更高。

  杨廷皓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得益于移动互联网技术,移动音频打破了传统的界限,市场容量要比传统广阔许多。

  不止如此,业内人士分析称,随着移动智能终端和车联网的迅猛发展,移动音频行业已经进入爆发的风口。

  虽然发展声势浩大,目前各家网络还处于“烧钱”阶段。喜马拉雅FM创始人余建军就曾公开表示:“这个行业肯定很烧钱,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依靠不断地“烧钱”,这个行业用两年时间就完成了国外同类应用6年才能积累的用户量,而当积累到一定数量级后,在融资不顺的大背景下,对网络而言,成熟的商业模式亟待出现。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国外同行业的先进经验或许可以借鉴。

  据了解,海外网络的出现多早于中国,其商业模式跟国内差别也很大。2008年成立的网站SoundCloud,提供音乐分享社区服务,被称为音频领域的YouTube,其早先的盈利模式提供类似云盘存储的服务收费,每个人都可以免费向SoundCloud上传音乐,并与他人分享,但是免费上传的音乐有时长,超过免费时长,需要付费。这一商业模式后来被证明是成功的,SoundCloud现在的用户已经超过两亿。

  反观国内,广告目前还是网络的主要收入来源,并且广告收入仍以展示类、音频类广告为主,这样的收入来源相对比较单一,无法让网络实现盈亏平衡。为此,各大网络也在寻求差异化的盈利模式。

  喜马拉雅FM此前宣布了打赏系统和分成系统的上线,付费收听的基础设施将逐步完善,这对于一直被指“烧钱圈市场”的网络行业有着特殊的意义。

  更早的时候,喜马拉雅FM还引入了全球最大的中文数字阅读平台——阅文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此次版权合作后,喜马拉雅FM将获得阅文集团旗下海量网络文学作品的有声改编权。

  对此,陈小雨表示,喜马拉雅FM早在2013年就开始投入资金用于收购版权,获得一些领域的排他性有声开发权益。她认为,版权上的投入,相当于基础设施建设,为将来商业化铺平道。“中国网络的商业化模式要比国外同行精彩得多”。

  蜻蜓FM运营总监郑毓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蜻蜓FM也正准备给主播进行分成。他说:“投入大约有5亿的资源和1.6亿的现金,希望能够帮助这些主播生产出有价值的内容。伴随着这些优质主播的出现,我们也会给予一些商业化的扶持。”

  考拉FM则另辟蹊径。其市场运营中心公关总监石颖表示,未来考拉FM希望进入O2O领域,赚服务的钱。

  除此之外,基于硬件的盈利也是网络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主要针对汽车、智能家居市场。此前,乐视通过海量视频版权获得用户,之后推出电视占领客厅,然后再由电视转战手机,这一切也都有赖于硬件。类比于此,网络如果能够占领汽车空间,也将成为盈利的落脚点。眼下移动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更是为网络搭载“车联网”的模式提供了无线遐想的空间。

  不管是哪种商业模式,对于这个年轻的行业来说,都将成为智慧、勇气和战略眼光的巨大。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