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猫:票据江湖需治乱 勇于试错与创新:omg欧阳维奇

摘要:  “39.15亿元”,“惊动高层”,“资金违规流入股市”,“中国国有商业银行”,这些信息拼凑在一起足以使得农行票据案成为最具杀伤力的金融事件,自然成为各路媒体持续热炒的话题。再加上2015年投资市场上爆出的泛omg欧阳维奇最新动态及资讯。

  1月12日,蚂蚁金服正式对外发布2015年支付宝年账单,这一年,人均支付金额增长迅速,上海首先迈入“10万”时代,河南人均支付35710元。伴随移动支付的流畅体验,国民生活方式也正经历全面升级。  上海人均支付

  “39.15亿元”,“惊动高层”,“资金违规流入股市”,“中国国有商业银行”,这些信息拼凑在一起足以使得农行票据案成为最具杀伤力的金融事件,自然成为各路媒体持续热炒的话题。再加上2015年投资市场上爆出的泛亚事件、e租宝事件等负面情绪的影响,农行这起票据案也格外刺激投资者的神经。

20161299472771499.jpg

  业内分析认为在2015年中国股市大涨期间,市场上有不少资金借道各种金融工具非法进入股市,如果股市行情乐观,这些人为的非法交易所造成的潜在风险一般难以被察觉。一旦股市巨震引发“退潮”,隐藏的风险点很容易爆发,那些在股市里非法获利的裸泳者,随时都有落水的危险。

  事实上,在世界金融市场上,因市场波动而被曝光的金融大案,不乏先例。据英国《财经世界》报道,金融界的许多非法套利舞弊都是因为市场波动而曝光的,如果市场表现正常,这些被挪用的资金能够连本带利按时返回,窟窿会被自动填平而天衣无缝,一旦市场出现意外波动,问题就会暴露。比如美国历史上迄今金额最大的“庞氏骗局”欺诈案——“麦道夫案”在2008年因金融危机而被加速戳穿。

  银行的内部管控存在失范 农行票据案不具普遍性

  作为突发的黑天鹅事件,农行票据案尚未水落石出,有待相关部门的权威调查。不过,仔细分析不难发现,这起案件并不是缜密的金融犯罪,属于票据保管环节的操作风险事件,银行的内控机制存在失范现象。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业协会最新发布的《银行家调查报告》也指出,2015年以来,内部员工违纪违规或者内外勾结导致的案件数量有所抬头,银行人员的操作风险应当特别给与关注。

  在世界各国,金融业都属于监管较为严苛的行业,在08年金融危机的阴影下,监管更有加强的趋势。我国的金融业更是处在高度管控的状态,其中,银行监管最为严格,农行这起票据案,不具有普遍性,在没有更多权威信息披露的情况下,没必要做过多的解读。

  神秘的票据江湖浮出水面 票据制度创新呼声高涨

  一起看似滑稽的“狸猫换太子”的金融大案也把神秘莫测、官民分野的票据江湖推至前台。自上世纪90年代,我国票据市场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经过20余年的浮浮沉沉,票据市场在金融市场中的地位日益凸显,已经成为企业融资的重要途径,对缓解中小企业融资之困,促进民营经济的发展作用不容忽视。其中,一直游走于监管灰色区域的“融资性票据”是功不可没的一股推动力量。票据中介,“包装户”这些看似草莽的群体也成为中国票据市场从边缘走向主流的发展史中不可忽略的注解。

  作为远期的非现金支付工具之一,票据本是为了解决贸易双方的信任问题。比如A企业需要从B企业购置一批货物,但资金紧张,不能立即支付,B企业对A企业又不熟,担心A企业会赖账。这时A企业向其开户银行存入一定的保证金,就可以向开户行申请开具银行承兑汇票付款给B企业。

  1995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正式颁布实施标志着我国票据行业的发展步入法制化轨道,对促进我国票据在市场上的规范流通和使用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在当时我国市场经济和票据市场尚不发达的情况下,票据法的一些规定与国际通行的票据规则相背离。比如否定票据无因性这一国际票据法律普遍遵循的技术性规则,把“真实票据原则”作为立法基础,规定票据的签发、取得必须要有真实的贸易关系或债券债务关系,把融资性票据排除在合法范围之外。

  融资性票据与真实性票据相对应,指该票据的产生缺乏真实的贸易背景,纯粹以融资为目的的商业票据,是发育成熟的票据市场中一种重要的资金融通工具。在西方国家,作为一种融资工具,融资性票据在票据市场上占有重要比例,甚至达到 70% -80%。但是,按照我国现行的法律规定,融资性票据并未获得合法地位,其为企业提供短期资金融通的功能难以充分发挥,削弱了票据金融所具备的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

  然而,在民间票据市场,融资性票据以高效的融资速率大行其道,成为不少中小企业短期融资的救命稻草。一些企业为缓解资金之困,和票据中介联手签发了大量无真实贸易背景的票据,这些融资性票据经过技术操作后披上真实贸易背景的合法外衣后流入票据市场。

  这些大量隐匿于民间的融资性票据,长期游离在政府的监管之外,对票据行业的规范发展势必带来不利影响,再加上票据中介从业人员的参差不齐,在利益的诱惑下,也容易出现假票欺骗等风险事件。

  近年来,面对票据市场规模的急速膨胀,监管层对票据市场潜在的风险愈加警惕,对“融资性票据”的管控似乎从未停止,但亦陷入“治乱更替”的尴尬局面。如果“全面围剿”,禁止融资性票据的流通,对于依靠此类票据实现资金融通的企业,无异于致命打击,所引起的蝴蝶效应,对整个经济体的伤害更是难以估量。

  对此,有业内专家和法律学者认为我国《票据法》的一些规定僵化死板,已越来越不能适应现实的需要。在票据业务上应该有条件地允许企业签发融资性票据,切实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纸质票据畅行 票据交易电子化进程步履缓慢

  目前我国票据市场上流通的票据90%以上仍属于传统的纸质票据,纸质票据在流通的过程中不仅容易遗失,还容易出现克隆票、瑕疵票等风险。电子票据的出现不仅有效杜绝了这些问题,还减少了纸质票据的物理运输、传递成本,同时电子票据更加透明、集中,有效提高了资金的运用效率。

  虽然央行已经初步建立并在不断完善电子票据交易系统,但电子票据的推广却步履缓慢。除了受制于技术设备,许多中小型银行还达不到电票交易的水平,还受到电子票据的合法性问题的困扰,现行的《票据法》制度基本以纸质票据为载体,对电子票据的法律地位并未进行明确。除此之外,电子票据具有不可逆性,在其权利转移过程中容易发生风险。纸质票据需要在形式上交付票据或在票据上进行背书来证明权利的转移,电子票据的权利转移则表现为电子系统下的记录更改。一旦发生电子票据纠纷,电子票据持有人如何有效的主张票据权利将是电子票据发展过程中不可回避的问题。

  农行票据案余波:票据监管趋严 票据理财还能投吗?

  此次农行爆出的票据窝案所带来的影响将是行业性的,分析认为银监会将收紧票据监管,票据市场或将掀起一场新的监管风暴,时下大热的互联网票据理财因农行票据案也格外引人关注,还值不值得投,投什么样的平台成为投资者普遍关注的焦点。

  互联网票据理财之所以受到投资者欢迎,除了低门槛、高收益率之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由银行背书的情况下,违约风险较低。

  对此, 专业票据人士指出,农行票据案主要问题是风险操作,而非票据本身的问题,就票据本身的属性而言,票据理财依然是安全性最高的,其风险主要来自平台的道德风险,比如是否具备严格的风控,在验票环节,是否能够鉴别票据的真伪等。在选择平台的时候,宜选择那些大的、成立时间久的专门做票据理财的平台,如金银猫;同时要看平台的信息披露情况,如每期的质押物票据是否公开可查询;除此之外,平台是否有银行资金存管,收益率是否在合理的范围之内也是参照的因素。

  从1995年《票据法》颁布至今,历经21年风雨,我国票据行业从白手起家发展到如今的巍然壮观,数据显示,仅在2013年,中国金融机构累计贴现票据规模约45.7万亿元。在我国各项制度创新不断推进,监管层修改《票据法》预期看好的态势下,中国票据市场“治乱更替”的局面或将结束。而另一面,以国内专业的票据理财平台金银猫和一站式票据交易撮合平台票交网为代表的企业已经在票据市场耕耘已久,通过试错和创新,正在为我国票据行业的发展探索道路并注入活力。

  “互联网+”背景下,作为十万亿级市场——保险自是受到极度青睐,各种带着互联网色彩的保险组织模式、产品开发模式、营销模式等纷沓而来,吸引市场广泛关注。抛开高大上的组织机构、短期难见效的营销模式,“互联

  • 标签:
  • 编辑:晓松